人文学院 人文学院 人文学院 人文学院

明德讲堂M979报道:从航天精神中看新型举国体制的价值导向

  • 图文/张云昊
  • 创建时间: 2024-06-12
  • 680

        2024年6月5日,应中国科学院大学人文学院邀请,中国社会学会技术社会学专委会理事、副秘书长,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学术工作委员会副秘书长,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张正清老师为中国科学院大学师生带来明德讲堂M979期讲座。讲座设有主会场:中国科学院大学雁栖湖教一楼009,另设有分会场:中国科学院大学玉泉路校区教学楼阶一1。尚智丛教授主持本场讲座。

主讲人张正清副教授

        本次讲座报告聚焦于新中国的航天发展历史,通过回顾“581”及“651”等重要科研任务历程,结合相关科研工作者及组织的访谈资料,张正清老师生动地向国科大学子展现了传统举国体制向新型举国体制的变迁过程。张老师指出,伟大事业孕育伟大精神,伟大精神引领伟大事业,一方面,举国体制所体现的制度优势、职业气质和开放态度为航天精神提供了价值支撑;另一方面,航天精神也见证了举国体制的发展进程。

讲座现场

        所谓举国体制,便是“集中力量办大事”,即举全国、全社会之人力、财力和各种社会资源,为实现国家战略目标而采取的工作体系和运行方式。在讲座当中,张老师着重介绍了中国发射的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东方红”卫星的研发背景及过程,并借用这一案例,深入讲解了这一时期举国体制的内涵及作用。

        1957年10月4日人类历史上第一颗人造卫星——苏联“斯普特尼克一号”卫星的成功发射极大地激励了新中国的卫星研发历程。在1957年11月的社会主义国家和工人党代表会议的讲话中,毛泽东点明了卫星研发工作在“订立和平协定”方面的重要价值,并就此提出了著名的“东风压倒西风”的观点。在这一背景下,中国科学院承担起人造卫星的研发工作,“581组”也应运而生。张老师指出,“581”这一称呼代表着人造卫星的研发工作是中国科学院在1958年的“头等大事”,寄托着中国领导人及科研工作者在航天领域实现自主研发的深切期望。然而,当时国力难以支撑庞大的“两弹一星”工程,党中央决定将有限资源优先投入到导弹及原子弹的研制工作当中。自1959年1月起,中国科学院暂停了大型运载火箭及人造卫星的研制工作,而转向研发小型的探空火箭。

        之后,进入20世纪60年代,中国的人造卫星研制工作得到了重启。1961年至1964年,中国科学院先后组织进行了12次星际航行座谈会,相关专业人士针对运载火箭、高空大气、航天器返回、卫星遥测及遥感、空地天线电波传输、航天飞行生物学、航天器材料及控制等方面的问题进行了充分讨论。1964年12月,赵九章院士在参加第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期间起草并提交了《关于尽快全面规划中国人造卫星的建议》文件。在这篇建议书中,赵九章院士指明了人造卫星及大型运载火箭的研制工作在国防建设方面的重大意义,并传达了科研工作者对相关研制工作的信心与决心。在这一背景下,“651任务”登上历史舞台。

        在张老师看来,“651任务”中彰显了举国体制的优势。在人才方面,“651任务”得到了广泛的支持,各项研制任务聚集了各领域的技术人才,多位专家及应届大学毕业生被分配于相关研发任务当中,体现了党中央对科技人才的充分尊重与信任。在组织方面,“651任务”也汇集了多个机构及组织的科研力量,在1965年10月中国第一颗人造卫星方案的论证会当中,中国科学院、国防科委、国防工办、国家科委总参、海军、空军、第二炮兵、一机部、四机部、七机部、通信兵部、邮电部20试验基地、军事科学院等单位的专家均有参会。

        然而,这一时期人造卫星研制进程仍存在一定的曲折。1966年11月11日,中国科学院建议将人造卫星研制任务委托其他部门承担,1967年,中国科学院将10来年的研制成果、人造卫星初样、已建成的地面观测网及5000名科研人员就此转交于国防科委筹建的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张老师指出,在中国空间技术研究院的研发过程中,针对“上得去”“看得见”及“听得着”问题的解决也体现出举国体制的特征。在解决“上得去”问题时,时年38岁的孙家栋可以通过联系周恩来总理调节相关政治分歧,反映出举国体制在实际工作中的联动作用;在解决“看得见”问题时,钱学森与陈芳允力关于减少地面卫星测控站的决策过程,反映出举国体制中科研效用与经济效用的平衡;在解决“听得着”问题时,周恩来指示不要将“政治挂帅庸俗化”,强调在卫星研制中“要讲科学,要有科学态度”,反映出举国体制当中专家决策与政府决策的平衡。最后,在发射前夕,为保证通讯线路畅通,军地多部门调动几十条线路及上百台电台组成了庞大的通讯网络,并动员成千上万民兵及群众沿线路守护电杆,进一步突显出了举国体制的优势。

        通过上述故事,张老师认为在举国体制的影响下,卫星研发过程中的中国航天精神呈现出三个特征:首先,以热爱祖国、无私奉献的精神特质,自觉将科研事业追求与国家使命结合在一起,把举国体制的制度优势转化为科研优势。其次,发扬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在科研管理中兼顾了国家经济、政治状况,创造出了最有利于科技攻关的现实条件。最后,全国各单位中的研究部门联动、军民一心,在共同推进卫星研发中攻坚克难,体现出了大力协同、勇于登攀的精神,书写了实现科技自立自强历史进程中浓墨重彩的一笔。

授予讲座纪念证书

        讲座最后,主持人尚智丛教授向张正清老师颁发明德讲堂纪念证书,在师生们热情洋溢的掌声中,明德讲堂M979讲座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