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学院 人文学院 人文学院 人文学院

科学与人文讲座2022年第3期报道:物理主义框架下的可靠主义知识论

  • 赵思研
  • 创建时间: 2022-04-13
  • 362

202241日下午130分,中国科学院大学人文学院2022年第3期“科学与人文讲座”在玉泉路校区人文楼教一阶举行,首都师范大学哲学系叶峰教授应邀主讲,题为“物理主义框架下的可靠主义知识论”,中国科学院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苏湛副教授主持本次讲座。

首先,叶老师介绍了无我物理主义的基本观点。物理主义是当前国际分析哲学界的主流观点之一,有很多不同的版本。叶老师指出“无我物理主义” (No-Self Physicalism)所强调的是人类认知主体自身完全是物质性的事物,即由进化产生的这个身体与大脑,并没有一个无形的、非物质的、灵魂版的“自我”或“主体”藏在这个大脑中。所以这种观点被称为“无我物理主义”。在本体论层面上,无我物理主义承认存在着的一切都是由当前物理学所认识的事物(基本粒子、原子、分子等等)构成的,可以说是一种“广义的物理系统”。这种观点放弃了传统的个体对象-属性 (object-property) 的本体论框架。在主体及客体的关系或心物关系上,无我物理主义认为人类认知与行动的主体自身是这个物质宇宙的一部分,是基于神经元网络的、由进化编程的机器人。

叶老师指出,在“无我物理主义”的框架之下,很多传统的哲学问题都可以得到解答。例如,消解怀疑论问题、解释语言与世界之间的关系以及分析实在论与反实在论之争等等。在传统的知识论问题上,无我物理主义会认为:人类的认知活动是神经元活动及其与人类的互动;知识 (knowledge)与辩护 (justification)等知识论中的相关概念只是神经元活动的某些自然特征;所谓直觉指的是神经元计算,类似于 AlphaGo的人工神经元网络中的神经元计算,与基于语言与逻辑规则的推理不同。

在叶老师看来,物理主义要求对传统哲学做彻底的更新。例如,对于认识辩护这一概念而言,辩护只是与“真”在概率上正相关的另一个自然属性。除此之外,物理主义是一种最脚踏实地的工作态度。其预设下的正面工作是极小预设下的工作,即使那些反对物理主义的人也是可以接受的。当前物理主义面临的最严重的挑战来自于现象意识或感受质 (qualia)。我们都会有很强的直觉认为“感受质可能是非物理的”,而无我物理主义同样可以很好地回应这一挑战。

其次,叶老师澄清了认知程序、认知过程实例及可靠性这几个概念。我们可以假设大脑中有一些可重复使用的认知程序 (cognitive procedures)。这一认知程序的输入包括外来的感官刺激,记忆中的知觉图像、思想或概念,而输出指的是知觉图像、思想或概念。一次认知活动的实例可被称为一个认知过程实例,它可包含执行一系列认知程序及身体动作。对于认知过程的可靠性而言,可假设一个认知程序有一个可靠度函数,它将环境条件和输入映射到给定环境,可计算输入及输入信念都为真条件下输出信念为真的概率,即可靠度。假若某一认知程序对包含特定环境和输入的一个范围的平均可靠度超过一个阈值,那么这一认知程序对这一环境与输入而言就是可靠的(其中环境和输入的范围及可靠度阈值由语境决定)。

    第三,在物理主义的框架下,叶老师提出了知识和辩护的可靠主义定义。知识是由一个产生知识的认知过程实例而产生的信念。直觉上,假若一个认知过程实例可作为产生真信念的标准范例,那么它就是产生知识的。对此要求:(1) 认知主体在主观上尽到了求真的责任;(2) 客观上,认知主体的作为也实际导致了真信念的产生。对于条件 (1) 而言,这概括了辩护、有证据等要求,而条件 (2) 是为了排除葛梯尔反例(这样的反例表明知识与被辩护的真信念是不等价的。案例中行动者的信念因为运气而为真,而知识论者都倾向于认为知识与运气是不相容的。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获得了知识,那就要保证最终的信念不应是偶然为真的)。在叶老师看来,可靠主义就是要用可靠性概念来表达条件 (1) 和 (2)。

最后,基于提出的知识和辩护的可靠主义定义,叶老师分析了知识论文献中常见的例子。例如,挫败者 (defeater) 案例:“约翰从社区电话簿查得布朗的真实住址。社区电话簿很可靠,约翰的一个通常很可靠的朋友告诉约翰说社区电话簿不可靠。但约翰忽视了朋友的警告。”所谓挫败者指的是:d 挫败了 e 作为证据支持 p,当且仅当,e 可作为支持相信 p 的证据,但 e 和 d 的合取不能作为相信 p 的证据。在这一案例中,约翰的认知过程实例的第一步其实是搜索记忆中与查住址有关的信息,然后搜到“社区电话簿列有布朗地址”这个信念。但约翰忽略了记忆中的“一个可靠的朋友告诉我社区电话簿不可靠”这个信念,它可作为挫败者不支持约翰相信“社区电话簿列有布朗地址”,所以约翰的这个搜索信息并规划行动程序是不可靠的。我们之所以直觉上认为他没有知识是因为他的某个认知程序不可靠。在可靠主义的支持者看来,忽视了有意义的挫败者本身就是一个不可靠的认知策略。通过对这样一些案例的分析,叶老师表明了可靠主义直觉的合理性。并试图进一步表明,对于证据、认识论美德等其它知识论概念也应该还原为更为透明的可靠性概念。

报告结束后,叶老师与同学们就部分问题进行探讨。随后此次讲座在热烈的掌声中圆满结束。

【图文/赵志浩】

【主讲人简介】

叶峰,首都师范大学哲学系教授,主要从事分析哲学传统中的数学哲学、心智哲学及物理主义研究。